I&【u】%,baby!

转凉了,爸妈你们还好吗?

      “儿子,你的早餐冷了,你还起来吃吗?”每次想起这句话我都知道是天气转凉了,我又赖床不起来。却爸妈依旧如此,每天六点起来给我做早餐呼唤我起床,甚至每天如此,她又忘了今天是星期天我不用上学。得了我一声回复他们才知道他们又满满工作了一周,“哦”一声之后便没有什么注意与改变依旧起早出去开门面了。

        走过刚被洒水车洗过的街道,可能由于入冬路旁的大树树叶也早就落光,风刺耳的声音都能听到,风刺鼻的气息都能闻到,走过包子铺蒸笼的蒸汽比以前更浓密了,不过顾客永远都是附近几个同我父母一样起早开门面的人。父亲也便笑颜与她们打完了招呼,买了一个热火的包子用塑料袋包裹着塞在我母亲的手中一同离去了。我也从来没问过父亲到底是为了给母亲取暖还是为了照顾包子铺的生意才这样做的,不过也没有知道的必要,我记得我上学路过时也经常这样做,即便吃了早饭也会拿一个包子暖和手去上学。

        到了门面母亲便主动把包子塞到我父亲嘴里,然后开门,打扫清洁,坐在老位置上缝纫衣扣,一套程序行云流水,好像十年来从未错过,父亲吃完包子,也便查看前几天顾客的订单,然后按时间顺序逐一裁衣,逐一缝纫。这便是我父母每天的工作,十年照旧,从未更改,除了每年的过年便无一天休假。现在我上大学了,父母每天依旧如此。

       天气转凉了也便让我又想起了那句话,想起这些往事。现在是十二月,海南刚刚转凉,而家里早已过冬了,对呀,过冬了,爸妈你们身体还好吗?十年照旧的工作,爸妈你们的腰还好吗?每年冬天爸你手的冻疮……都记得给妈买包子暖和了也给自己暖和暖和吧!爸!妈!


念如娇·春坊

春桃,偷放。欲含苞,误人知晓。花红让多少,何处闻啼鸟?但见群艳日寻芳,河山大好!

珍坊,暧照。留情了,催人乱扰。粉妆含情笑,哪来暗藏刀?谁言有媚怕知道,人间美貌!


江城子·孤年易逝

霜瑟系上江城竹,江临暮,雾一路。昔伴寒虫渐入土,欲度来年苦!

飞絮飘住亭上屋,人难宿,酒一壶。等闲叹得年华促,怎耐老孤独?


清平乐·醉

残灯孤影冷,夜半三更。取酒对影尽余樽,自答自问。初晕闲言红尘,入醉骂自何人。不省人事枕孤枕,眠中泪纵横。

目醒天未深,落寞黄昏。懒起呆坐酒依存,黯然销魂。前世几多浮沉,来生如何赴奔。今生今世枉为人,茫茫半浮生。


尘世美·情碎

妻言:胭脂美,红颜醉,执子携手相依偎;姻缘配,相思泪,断桥流水人不归。墨已成碑,人生无味,孤帆叠影人憔悴。徒留伤悲,唯影相随,哪堪诗篇千百回。何时化为灰,愿做一只鬼!

夫回:你我红尘已醉,奔波已累,姻缘已难配;你我前世有悔,今生缘违,三千无轮回。鸳鸯成双对,恋人戏黄梅;连理共枝胚,蝴蝶燕双飞。只怪此时你不美,我不配,上天亦作祟。


花满楼·唾青楼

风韵沉香花满楼,红颜纤纤手。起宿弄妆慢梳头,锦衣也淡绣。

指桑骂槐唾青楼,满是世人仇。娼妓女客下青楼,谈什么,君莫走,妾长守?


花满楼·颂青楼

风韵沉香花满楼,红颜纤纤手。起宿弄妆慢梳头,锦衣也淡绣。

玉面玲珑腰半瘦,可惜世人仇。薄命女子锁青楼,也期盼,君莫走,妾长守!


上弦月·孤约

夜光明灭,挂窗斜,笑看镜中月。满园青花瞬化蝶,点落青楼街。楼中尽欢悦,何处窥见、床下两双鞋!

行程远越,闲亭歇,坐谈人离别。两处相思寄相约,高飞会桥鹊。桥上声鸣绝,何时会面、再到情人节!


               上弦月·恋劫

此夜,寒风烈,独倚商榷。折叶伤离别,唯约凄风悲月……哪堪惊度又一雁,弦绝!

彼念,含情灭,触弦哽咽。却息无人觉,更怯狼吠鹊跃……谁言此生无人恋,情劫!


梦千年·伤情

晚风习习,含泪提笔,却是一股寒流侵袭。忽听窗鸣,繁花落尽,不见一片绿、那时雨。茫茫人间云归去,谁言是花季?

人家凄凄,深锁门第,不知爱情从何寻起?暗闻幽笛,蛛丝马迹,却是魂魄稀、醉梦里。望尽潼城不见你,原来是伤期!